忧伤故事

二大娘:坐着软绵绵的
发表时间:2019-12-03

  中午,我把二大娘的话汇报三弟。三弟笑,说:“也对,也差池。”

  大媳妇:眼瞎了还能不黑?

  照旧这件事,二媳妇会说:来、来,背着,背着上街。

  二媳妇:亮堂了吧娘?

  “一个实话实说,惹了气。一个哄乐了,却是欺骗。谁对?谁错?”我拍着脑壳想了想,以为照旧二媳妇对。要不,二大娘为什么会兴奋?

  二大娘生气了。

  二大娘不平:白日?我怎么面前一抹黑?

  大媳妇会说:懂得日开什么灯呀?

  有时候,二大娘在炕上坐烦了,就嚷着要上街。大媳妇正忙着做饭,说:我做饭,忙,不能去。

  二大娘凑近我的耳朵说:“大媳妇不孝,惹我生气。二媳妇好,顺我。”

  其实,www.y854.cc,“啪啪”两下,灯打开又关上,跟原先一样。二大娘却兴奋。你说,谁对谁错?

  我去看望堂哥家二大娘。二大娘82岁了,先是眼失明,后是腿骨折,成了“炕婆婆。”

  二媳妇背着二大娘在屋里“咚咚”地颠了两圈,又把二大娘放到原地。

  二大娘:坐着软绵绵的,这是哪儿?

  答非所问,各自大白,但二大娘舒坦。

  二媳妇:拿床小褥子垫底,怕你凉。

  二大娘年龄大了,常犯糊涂。有时候,懂得日就嚷:天都黑了,怎么不开灯?开灯呀。

  二大娘:亮堂了,亮堂多了。

  三弟便举了两个例子。

  同一件事,二媳妇顺着来:天黑了哈,开灯开灯。边说边“啪啪”拉了两下灯开关。

  二大娘诉苦:每天忙,哄谁?

  “不顶用了……万人烦了。”二大娘拉着我的手说。

  “啥呀二大娘,两个儿子家您轮换住,子孝媳贤,有啥烦呀。”我抚慰老人家。

  我“哦”了一声,心疑:大媳妇是诚恳人,怎会不孝?倒是二媳妇,心眼多……

  我更疑,说:“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哪有也对也差池之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