忧伤故事

李母教子
发表时间:2019-12-03

  雁来雁归,十年很快已往了。一日夜里,娘扳着指头计较着儿子返来的日子,突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,细一看,正是日思夜想的儿子。

  儿子转头望了望娘,回身走上大道。

  以后今后,母亲日日夜夜扳着指头,计较着儿子离家后的日子,一年过了又一年,这样过了整整七个年初,一日夜里,溘然见儿子推门回家了。娘说道"才过了七年,你怎么返来啦?”

  过了两袋烟时光,娘点上灯,端来一盘大饼说;"你的字写好了吗?我也摸黑做了一盘大饼,你看好欠好?"儿子一看,只只大饼一样巨细,一样厚薄,一样圆匀,黄澄澄,香喷喷。再看看本身写的字呢,却大巨细小,歪歪斜斜,心里一阵忸怩。

  娘板着脸说:"我勿要你返来看我,我要你学好,此刻你先写几个字给我看看。”

  明朝辰光,无锡有个姓李的状元,在他出娘肚辰光爷就归天了,全靠他娘供养长大。

  厥后,儿子越发尽力进修,终于考中了状元。

  "晓得了,娘请安心。"儿子眼泪汪汪地走了。

  "娘!"儿子拿出笔墨纸砚,边吹熄灯边说:"我摸黑写几个字给娘看看。"一袋烟时光,儿子点亮油灯,双手捧上给娘看。娘见白纸上的黑字写得密密麻麻、整整齐齐。才兴奋地说:"是学好了,学深了,没有辜负为娘一片心。”

  娘泪如泉涌地说:"儿啊,你才学了七年,还很浅薄,根深才气树大啊!你顿时归去读书,这几个饼你带在路上吃,今后要是勿学好,勿要返来见我啦--"说着把装饼的口袋往儿子手里一塞,将儿子推出大门。

  儿子听娘要他写字,www.yh6556.com,兴奋了,说:"娘,我写,我顿时写。"但是正要动笔辰光,母亲一下把台子上的小油灯吹熄了,说:"我要你在暗中里写字。你在这里写,我去给你弄点吃的。”

  儿子说:"十年里我该学的七年里全学了,因为我日夜忖量娘,才赶返来的。”

  儿子长大后,娘就送他到二十里外的学馆里去读书。临行辰光,娘看护说:"勿念满十年,勿要回家。”